© Jar_|Powered by LOFTER
叫C6、大J或者锐

保罗贝坦尼的腿真长
我永远爱贾维斯.jpg

炮rdj RPS相关,注意避雷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Sharppppjuicer
爬墙迅如风,不接受任何逆向

大和&卡和!和右固定!
不件套不团扇不联谊

发家致富|发城衍生|发左城右固定

前文:01  02

玩脱了……不得不分两部分来结尾,

notice:

*DCEU超蝙,

*本章很长!

================

“你说出来了。”

“我都不敢相信自己说了出来,”布鲁斯叹了口气,“现在你开心了?”

克拉克古怪地笑了笑,咬着下唇的样子好像有人刚讲了个失败透顶的笑话,那人还拿刀抵着他脖子,威胁说如果不笑——就等着收获一个破了洞的喉咙吧。他不再逼近了,哥谭人则把视线放在自己鞋尖上仿佛粘上了什么脏污,一时间只有仪器震颤的嗡鸣阻隔在他们之间,人造阳光化作比沼泽黑泥更粘稠的东西拖住克拉克的腿。

他由着重力狠狠踏在了地上,好像那玩意对他有用似的。一座大理石像被丢到钢板上最多也是这样的声响。

“噢天,”克拉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行为的不妥当,“我不是有意的。”

“没关系,”一股莫名状的烦躁攥住了布鲁斯,“——谁又能保证自己不犯错呢。”他抬起头试着深呼吸,而此时对面的氪星人就用蓝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迫使哥谭人与他目光相对。

“其实,阿尔弗雷德除了叫我给你送信之外,”那抹氪星才有的蓝色实在是太亮了,没有一丝杂质混在里面——最纯粹的天蓝,“还让我告诉你说,‘如果有时间,请到厨房来一趟’。”

他们之间的通讯器一直开着,布鲁斯想不出为何保安总长会需要用氪星人来传信。但他只是点了点头,视线飘向最初那面工作台上的通讯器,那枚绿色的小点闪闪发亮,正明目张胆的窃听蝙蝠侠和超人的私密谈话。“我猜他和你已经达成了某项协议,”他喃喃道,“关于怎样让我丢脸……这之类的。”

克拉克又重复了一遍:“我不是有意的,布鲁斯。”

没有他料想中的逼问,甚至没有下一个短句,好像他刚才的坦诚把克拉克想问的话都吓回了胃里。一场不了了之的谈话在布鲁斯意识回归身体前就悄然结束了,这甚至比他们前两场对话更短。彼时布鲁斯头脑清醒,好歹能在记者把话题拐走前逃跑——他从未意识到新闻工作者对语言文字的掌控度有这般强大,他不做布鲁斯·韦恩太久了,连如此明显的陷阱都嗅了半天。

黑发蓝眼的氪星人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他擦着布鲁斯的肩膀推开门,还有闲心拍了拍他的手臂。“你知道怎么找我,”克拉克没有再看布鲁斯,“电话,邮件或者直接叫我的名字——只要你需要,我总会来。”

“测试怎么办?”哥谭人反问他,“我以为你答应了会把这几周的实验都做完?”

“我不会食言。”超人轻飘飘的丢下这句话。

布鲁斯没费心去关掉那盏太阳灯,似乎在现在,比起冷光他更需要太阳的炙烤。他慢吞吞的走回到工作台前,克拉克摞好的报告和资料都摊在那儿,最顶端是打开的一纸文件——卡尔-艾尔在红太阳下的力量与速度,以及一张新拍的相片。

他啪的一声把它扣上了,且很快把文件都推开。布鲁斯不耐烦的敲了敲那枚依然闪烁着绿光的通讯器,压低了嗓子喊道:“阿福。”

对面没有人答话,勉强能辨认出的只有钝器卡入木板的声音。他等了好一会阿尔弗雷德都没有吭声,通讯器那头的声音还停了一阵,再传来时就变成了某种切割蔬菜时窸窸窣窣的脆响。他在切西芹。布鲁斯想着,他肯定在很生气的切西芹。所以晚餐会有红酒炖牛肉,克拉克曾说他喜欢这道菜,布鲁斯不置可否。

“阿福,”布鲁斯说,“你都听见了?”

用词犀利的英国人这才缓缓开口了。“老爷,”他说,“很不幸的是——你们交流感情时,我正巧去拖车上拿东西了。”

“噢,”蝙蝠踢了一把脚边的椅子,任由它在原地愚蠢的打着转,“……报告可以等,我这就上来。”

他几乎看得见阿尔弗雷德嘴角善意的嘲讽,老者会摇着头说,你何必可怜我呢,反正肯特先生也不在楼上。“反正肯特先生也不在楼上,”他这样说,“你可以大胆上来,我还做了红酒炖牛肉呢。”

********

从克拉克飞离湖边算起已经过去了八个地球日。他确实没有食言,当布鲁斯给曾经属于克拉克·肯特的电邮发送邮件的五分钟后,这个头发里还夹着两三根草叶的氪星人就落到布鲁斯面前。他像网瘾青年那样把手机捏在手里,对中年人说:“嗨,我有点赶时间。”

布鲁斯抬起手又放下了,他本意是想把那两根突兀的叶子从克拉克的黑发里揪出来,转念一想他们好像不该这样亲近。“你的——头发,”他抬手在自己脑袋上虚晃了晃,“你刚才是从南非赶来的吗,克拉克?”

超人笑着,伸着手胡乱在头上抓了一把,揪出草叶的同时还把发型弄乱了,一小搓卷发垂在他额前。“你什么都知道,”他说,“我本来只是路过,但有偷猎者在禁猎区内试图猎杀狮子,我就给他们上了一课。”

——顺便再抱着那些大猫在草里滚了两圈。布鲁斯没说出口这句调侃,他只是颔首点头,领着克拉克向蝙蝠洞更深处走去。

他没说自己这些天在干什么,布鲁斯便不问,他也不再提一周前被尘封起的那个话题。这一次的测验只耗费了他们四十分钟,仪器嘀的一声提示音还没落下克拉克就窜出了实验室,留下四处飞扬的报告单和韦恩家主愣在原地。布鲁斯乐得慢悠悠自己整理,现在还未到蝙蝠出洞的时间,但总有一处冒出火苗的大楼需要超人救援——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一般,霸占了整面墙的蝙蝠电脑尖锐嗡鸣着,随后插播了一条来自海滨城的紧急新闻。

“突发火灾!昔日英雄重回公众视野——”

不断闪动着的镜头里是红蓝配色的英雄的背影,他吐出冷冻呼吸降低了火场温度,又在所有消防员之前冲进最高层。伴随着受难群众的尖叫和哭泣,他来来回回,很快就从火舌中救下了三户人家两只狗以及一台佳能单反。一位披头散发的女士拽着被烧糊的相机手带,在录制镜头边缘大声哭叫着。

“超人,超人!”她喊,“上帝啊!你拯救了我——和我的房租!超人!”更多的叫喊穿插进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犬类的吠叫。“超人!回来了!”“我他妈爱死你了!”

他在此时关掉了声音,闷头录入超人——也就是卡尔-艾尔的新数据。

布鲁斯知道的是,克拉克·肯特故意在晾着他。换句话说,克拉克·肯特故意在躲他,把盘绕在他们之间的问题单方面丢给布鲁斯一个人解决。哥谭人想到这里又努了努嘴,感觉眉心一阵发痛,他又多等了四天依然没有回应,克拉克执意要让布鲁斯当话题的开启者。

他本可以瞬间消失到宇宙的彼端,事实却是氪星人在这期间一直安心缩在跨海大桥的另一头啃热狗,一边等着布鲁斯叫他名字。为什么哥谭蝙蝠还担心自己会找不见他呢?

在时针第一百四十四次划过小格之后,布鲁斯拨通了克拉克的号码。这是他给克拉克选的号码,在他们从波扎尔诺夫回来的当天——亚瑟回到了亚特兰蒂斯而维克托在实验室抽不开身,他们四个人就窝在布鲁斯的小玻璃房里,靠近湖边,面前堆着小山高的一摞莓子饼干和苹果派。巴里听着布鲁斯给克拉克规划的测试计划,手里不停的往自己嘴里塞东西。他说话时嘴里鼓鼓囊囊而戴安娜从手机上抬起了头。

“你像是把他当成一个新奇的实验动物,”小红人说,“无意冒犯,布鲁斯,我确实这样觉得——你不会让克拉克把我丢出去吧!”

布鲁斯·韦恩把自己丢到会客厅的沙发上,软垫悄悄弹起又落下,靠着他的肩安静下来。会客厅的电视一直都开着,尽职尽责的播报着世界各地的讯息,电话里还是忙音,布鲁斯百无聊赖地蹬着腿,伸手把靠枕揽过来压在手肘下面。

“克拉克,接电话。”棕色眼睛的蝙蝠对着听筒低声说。

这是一句咒语,因为电话那头的忙音瞬间消失了。“拉奥,你怎么知道我听得到?”克拉克的声音近在咫尺,听起来闷闷的,好像有人把他塞进了一个过于狭小的铁罐头里,“这里挺不方便,我能待会再打给你吗?”

“——乔纳森!”一个粗犷的声音模模糊糊地叫道,克拉克应了一声,按住手机似乎在答话。

布鲁斯惊诧的抬起左边眉毛。在播完麦片广告后大都会的新闻特快横插一脚——某时某刻某处,长久未检修的老旧住宅楼突发火灾,消防队已经驱车前往,奋力嚎叫的警笛声突破了电视音量的限制直接炸响在布鲁斯耳边。

他没有认错,这声音确实是从他手机里传出的。“你是如何在一周内混到消防警队里的?”布鲁斯咬牙切齿,“我们不是说过,关于你的人类身份……堪萨斯真的留不住你吗,卡尔?”

克拉克没有答话,一阵窸窣声后刺耳的警笛背景音好像减弱了几分。他或许是把手机塞到衣服内袋里了,贴着心脏,抛弃了消防规则的某些条条框框。“卡尔?”布鲁斯不死心的又唤了声,“克拉克?”

一分钟内那几辆消防车就窜进了直播镜头里,救援人员驮着水管跳下车,他们都把自己笼得严严实实,眼睛从橙黄色的头盔下露出来。布鲁斯在屏幕这边歪着头,提着肩膀夹住手机,伸出手摸索着寻找阿尔弗雷德安放在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他听着两重不同步的声音。驾车的消防员在大声吼叫让新来的家伙悠着点,云梯还没搭上,超人今天看起来没有上班所以只能靠他们自己来拯救这栋楼的住户。

“乔纳森!你!”先前出声的那个人又开始了,布鲁斯只听得见几个加粗放大版的单字,“……七层……云梯下面……防火层断……”

他被挟持在这部手机里,紧跟着消防员打扮的克拉克冲进火场。电视里正巧播到氪星人和他队友的背影,明晃晃闪烁的荧光黄很快被浓烟与火光淹没。

布鲁斯盯着做现场采访的记者那不断开合的嘴唇,实际上一个字都没听清。杂音被削弱了,取而代之的是模糊不清的心跳声,克拉克揣着手机走在第一批次救援的最前方,布鲁斯猜想他应该把其他队员给落在了后面,那些断断续续的电磁杂波终于在两分钟后彻底消失了。直到这时克拉克才开口和他说话。

“他们人手很紧,”男人想象着对方闷在头盔下汗湿的黑卷发,和被火光照亮的蓝色眼睛,“我现在上到六层了,布鲁斯,十一层往上就需要超人来帮忙——他们还在检查三楼的防火梯,但火势总会烧下来的。”

布鲁斯理所当然的认为对方直接在用超级听力索取到自己需要的信息,他依然对着听筒,清了清嗓子。“总有扑不灭的火灾等着你,”他低声说,以一个正常人难以捕捉到的音量,“消防员乔纳森可搞不定这栋燃烧的住宅楼。”

“当然了,所以才需要——”

手机确定贴着克拉克的心脏。那个纯然异星的器官以稳定的频率用力跳着,震的紧贴着它的地球产物一愣一愣,又被背心和衬衫和消防员制服挤压皮肉之间,根本听不见别的什么。布鲁斯瘫在沙发上,在脑子里描摹克拉克冲上楼梯、推开房门、温柔的拉扯出被吓出神的租客的场景。氪星救援者对受难者喊道:“还有其他人吗?我送你下到五层,那里的队友会带你离开!”紧跟着便是一声尖锐的婴儿啼哭,刺得布鲁斯耳膜生疼。

“请放心,不会有任何人受伤。”此时那个脆弱的人类婴孩被推到消防员臂弯里,他听到更多的衣料摩擦声在耳边轻柔炸开,被救助的第一个租客朝消防员乔纳森大喊起来。

布鲁斯在心里补充一句——超人不会让任何人受伤。克拉克很快把他们送到了五层,交付到刚检查上来的其他消防员手上,在他们来得及发出疑问前又迅速撤回去,只留下一句“七层已经没有住户了”。

后面跟来的消防车开始搭建云梯,而电视里只出现了两道突兀的高压水柱,它们浇灭了最外层几道火苗,接着浓烟从破碎的窗户内滚落攀升,熏黑了原本明亮的墙面。“你不会让无辜者受伤,”布鲁斯扭头看向似曾相识的摇晃镜头,说着,“你会吗?”

克拉克给他的回答是寂静,是沉默,在哥谭人还没反应过来前那一直伴着他耳边的沉稳心跳便消失了。手机和消防员制服似乎都被塞在了半是凹陷的某个防火板材断层中间,等到布鲁斯分辨出是何种材料燃烧的所发出的爆裂声响时,超人已经飞落到镜头前,左右各护着两位惊魂未定的受难者。

事情仿佛一瞬间就解决了,连云梯的上升速度都慢了下来——似乎只要有超人在,任何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布鲁斯对着没有人接听的电话说了声“去呀,卡尔”,氪星人就像颗子弹一般重新钻入到火场内,回过神来的消防员对另一位击掌道贺,随后也跟着从一楼的入口跑进去。

他们就是这样,明知道火焰灼人也要跟进去,让高温毁掉自己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再平添几道烧伤,裸露的皮肤被燎起泡也不能叫人类放弃。超人以他人做不到的高效率将整座住宅楼的高层住户都清空了,顺道还检查了三遍,摇晃着的直播镜头从高压水枪移到英雄飞扬的红披风上,布鲁斯无意识的咬着下唇观看,手机差点从肩头滑下去。“看看你。”他说,但又没了下文。约莫十分钟后这条新闻被缩小撤除,化作屏幕下端的滚动条让位于球赛的预播广告,哥谭人只好唤出了茶几边上藏起来的全息成像装置,调出依然在进行的网路直播和火场附近的摄像头。

那位黑发蓝眼的英雄与消防队的领头者攀谈了会,这期间一直有个家伙在后面模糊不清的喊话,拍摄视频的人试着调了焦距——拙劣像素构成的人像在超人背后几米站着,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对对面的家伙吼道:

“——那个操蛋的新人还没出来!乔伊?乔纳森?谁瞧见他了?”

当事人好像根本忘记了自己刚换上的人类身份,至少他装出来的模样足以骗过正盯着他的所有人,当然这个所有人里面必然踢开了布鲁斯·韦恩。韦恩家主在心里默数着秒数,第三十下时超人终于摆出借口,他说明了南半球某处的飓风需要帮忙之后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作一个小点,和来时一般迅速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

“消防员可不比记者,克拉克,”布鲁斯朝听筒哼哼,“如果你执意要体验生活——最好还是换一个职业。”

隔着两声钝响后克拉克的声音才传闷闷的传出来。“我熟悉这些流程,”他用超级速度把制服重新套到了身上,说着,“还好消防员乔纳森不需要眼镜……我有顶哥谭骑士队的球帽,不是从阿尔弗雷德那儿拿的,放心吧。”

“快下去,”布鲁斯说,“他们已经在担心新队员的人身安全了,为什么超人没把这个莽汉也丢出大楼呢?”

克拉克突然打断他:“等等,我漏看了什么……”接着对方的声音又渐渐微弱下去,只有心跳伴随左右。

最后他看到一个浑身被熏得发黑、只有眼睛和荧光条还亮着的家伙挟着两位同样狼狈的队友从三楼晃出来,踩着外层的防火梯一步步爬向地面。布鲁斯敏锐的瞥见克拉克手里还捏着只橘猫,这只可怜兮兮的违规宠物在氪星人的大手里发抖——它的毛都被燎卷了,大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爪子尽数伸出狠狠卡进消防员厚实的手套里。他听到几句模糊的问话,无非是对乔纳森的担忧和疑惑,克拉克含含糊糊地说超人冲进来时也找到了他,这也解释了为何纯人类体质的乔纳森能在火场待那么久而没被呛晕过去。

克拉克半蹲着想把猫放到地上,而小毛球嘶声叫唤着怎样也不肯离开它选定的安全屋。他只好抱着这团累赘在人群里穿梭,空闲的右手探到兜里把手机摸了出来。

“嗨,布鲁斯,”直到这时克拉克才真正意义上和他打了招呼,“你找我有什么事?”

在十来天里酝酿好的话一时间又离他而去了,布鲁斯甚至没来得及揪出一句开场白,所有节奏被突如其来的火灾给打断,他们的话题也凝固在克拉克错误的职业选择上。哥谭人在这头皱着眉,手指绞在一起。“我说,我是说——抱歉,”他一时语噎,只好刻意停顿了一两秒,“就当我没打这电话。”

“但就刚才为止我们聊得挺好呀。”克拉克拒绝了对方如此敷衍的理由。他搂着猫儿想要把它交到一旁路过的人手里,继续小声讲着电话,“您怎么说,韦恩先生?(“韦恩?”那位眉毛都被烧焦的队友朝他比着口型)”

而没人注意到的是——在他们斜前方十米左右的高度,某扇外推向的窗户正危险的晃着。连克拉克都没有费心用超级听力去捕捉螺丝转动的异样涩响。另一个跳脱他们注意力的是一位八岁左右的孩子,棕头发灰眼睛,一直仰着头看那扇窗户。他们拉起的警戒线根本阻止不了这样小个子的入侵者,她身前的位置曾是朝着街道的花店,不少碎玻璃都落在离她脚踝几寸远的地面上,花架散落一地。

**********

克拉克毫不意外自己的租房内藏着只来自哥谭的蝙蝠,后者霸占了屋子里唯一一张沙发——以及矮茶几。一顶皱巴巴的棒球帽倒扣在那上面,它们的主人则缩在沙发上,在这片黑暗里眼睛也明亮如常。

“开灯?需要吗?”氪星人迅速扣上了门,把走廊廊灯的光线阻隔在五寸之外。对面强闯民宅的家伙恼怒的哼出声,就差站起来凑到他面前再把这个铁都打不破的脑袋按到墙里面去。“你差点,”深呼吸一次,“就再次暴露了,”第二次,附赠一个愤怒的喉音,“克拉克,你想要引起第二次民众恐慌吗?”

卡尔-艾尔无所谓的耸肩。他头上也扣着一顶帽子——正如他所说的、哥谭骑士队的队名印在上面——黑发顽固的从缝隙里挤出来,他将手里的杂物摞到脚边后才抬手摘下帽子,轻轻一抛便使它落向了布鲁斯。

哥谭人一把抓住他投来的凶器,长腿一蹬同时也站了起来。实际上布鲁斯比克拉克要高两寸左右,年轻人倒不怎么在意,他自顾自地脱下了连帽衫,露出还缠着绷带的一小截手腕,仔细看的话还能在他脸颊上发现两张医用胶布。“布鲁斯……”克拉克被逐步靠近的蝙蝠逼退到迷你吧台上,他一脚踏空,被踩中的空易拉罐发出叫人牙酸的脆响。“得了,看在拉奥的份上,你可以直接说你担心我。”

布鲁斯说的完全是另一回事。“你戴帽子的模样蠢得要死,”他开口道,在对方想飘起来前示好似的退了半步,“帮我个忙,克拉克——放过你那岌岌可危的伪装身份吧。我给你带了东西。”克拉克听到后一句补充才把到嘴的反驳重又咽了下去。

随后他从同样破旧的夹克里摸出来一副眼镜,最老旧的款式,粗纹黑框。前任星球日报记者对这玩意熟悉得不得了,他看着眼镜像变戏法似的在对方修长的手指间翻了个个,布鲁斯手腕一抬,将它扣到自己脸上。

“熟悉吗?”不知何处来的光源在镜片上打下一条突兀的白,哥谭人的棕色眸子隔着树脂片眨了又眨,“看见你那顶帽子后我终于反悔了,你戴眼镜的模样要讨喜的多。”

“所以你是来说服我换个模样示人?”克拉克好笑地说。他侧着身子,把过于修身的T恤扯了下来,让衣物乱糟糟的堆在迷你吧台上,接下来的那句话带有装出来的冷漠和疏离。“与之相对的,”他开始解手腕上的绷带,那东西于氪星人本来就没有用,“这副眼镜在你脸上就不太合适。”

“你没听懂我的话,卡尔——”

“恰恰相反,布鲁斯,为什么不呢?我太明白你想说什么了,”克拉克刻意抬高音量打断对方的解释,继续说了下去,“你想说我不该冲过去,我不该把那孩子推开(以及那只猫),我不该以消防员乔纳森的身份去做超人份内的事,我不该在受到那样的冲击后还活蹦乱跳,我不该装作没事人一样溜达到你面前问好,噢,还有——我不该把眼镜丢掉?

但意外已经发生了。如果在那儿的是你,我相信你的选择会和我一样。”

布鲁斯干笑了声。他摇着头悉数接受对方的反驳,手指碾磨着衬衫下摆一角。“这事情没有对错,”他说,“你做得已经比我好多了,克拉克。”

“我很好。”

“这一点我还能看得出来。”

“如果我把眼镜戴上,你愿意说明来找我的真实目的吗?”

哥谭人条件反射般抬手护住自己眼前的粗框眼镜,克拉克怀抱着双臂,抿紧嘴唇,蓝眼睛瞧着他。他叹了口气:“这对解决问题一点帮助都没有,我在隐瞒,你也在隐瞒。我们说的每一个字都藏着另一层意思,通常情况来讲——这样的谈判已经失败了。”

“那换个话题。”克拉克毫不在意。

对面大楼楼顶的霓虹灯光挤进这间租房的狭小窗口里,投出一片奇形怪状的亮色,他们就着这片光亮对峙,最终氪星人先走开了,赤裸着上身年轻英雄飘到他堆放杂物的门口,俯下身挑挑拣拣一阵后他抱起了一捧庞然大物。

——被旧报纸扎成的花束,杂乱无章,所有能叫出名字的花都被塞在里面。“我不确定你是否知道……”克拉克说,布鲁斯此时转过身、逆着光的方向朝他看去。“那是家花店,一楼,向着街道。她母亲在那儿,不凑巧的是他们撤离时被冲散了,我们又人手不够……”

这个新入职的消防员摸了摸自己下巴,颧骨上贴着的医用胶布翻起了一个角。“但你瞧,事后他们送来了礼物,虽然被其他警员们留在了车上。既然有这些,我还剩什么理由不去救助他们?”

用来裹住花束的报纸上留有好几个黑漆漆的掌印。克拉克单手搂着它们走近了布鲁斯,在哥谭人来得及发声说“不”之前,决绝地把这一整捧花都推到对方怀里。

被挡住视线的一瞬间布鲁斯愠怒的咕哝一声。他把自己从这堆观赏品中抽出来,看见的第一个生物却是顶着乱糟糟黑发的超人。超人,身着红蓝色氪星制服,脸上依然贴着愚蠢的两张胶布。

红披风下摆暖昧地扫过他们两人小腿。

“——超人特快,直抵哥谭市,”克拉克对他说道,“我知道你是偷跑来的,布鲁斯。阿尔弗雷德一直在通讯器里抱怨你呢。”

五分钟后,如果有人抬头看向窗外,或许能在泛滥的光污染中捕捉到属于超人和蝙蝠侠的一道模糊的影子。

温度的骤降让布鲁斯·韦恩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他安安稳稳的躺在超人臂弯里,后者目视前方,夜空高处的风很自然地梳理了那头毛糙黑发,让它们服服帖帖的顺在脑后。他甚至没费心思去打理一下自己,显然对超级速度有着绝对的自信心——没有摄像头能嗅探到他们起飞的一刻。

克拉克感觉到人类怪异的僵直和紧绷的肌肉。中年人抬起只手虚靠在他肩上,目光穿过云层和他飞扬的衣角缝隙,注视着下方不甚光亮的城市。“我不太熟悉这个……”布鲁斯听到传自上方的一声咕哝,紧接着一股难名状的热流窜过他四肢,像层透明薄膜似的覆盖在体表。

“这是什么?”布鲁斯问道,声音被风扯碎落在了后面。他不得不抬高音量重复了一遍问话。

“某种生物力场,我想。”克拉克回答道。窝在他怀里那只修长的蝙蝠终于放松了些,他依然带着将要送给克拉克的黑框眼镜,左手搭在腹部,自以为隐秘的玩弄着衬衫纽扣。“你没说过你还能做到这样,”布鲁斯仰着头看他,“我们需要一个完整的测试。”

“当然了,当然。”克拉克说。他没说明的是这是他第一次试着把生物力场展开至其他人身上——布鲁斯是初体验,从人类的表情来看他做得还不错。布鲁斯一直盯着他的下巴看,仿佛如此就能把那个钢铁铸成的下巴给烧个洞。

“所以它能给使用者带来保护?”这哥谭人说道,搭在克拉克肩上的右手捏成拳头再迅速放开。他感受着指端那股新奇的暖意扩散开来,又好似触电一般的酥麻感顺着他捏紧的肌腱收缩,“克拉克,你可以飞得更快一点。”

大都会到哥谭的距离对他来讲只不过眨眼间的事,不过他还是拒绝了布鲁斯的提议。“我不希望你为此受到伤害,”克拉克说,“如你所见,这个生物力场我用的并不熟练,布鲁斯。看看夜景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棕色眼睛的蝙蝠哑着嗓子笑出声:“——我看这夜景足足有二十一年了。”

尽管有超人的力场保护,他的脸依然被高空冷冽的寒风刮得生疼。韦恩家主也不怕从几百米的高度坠落下去,他沉思良久,终于抬起胳膊、两只手都环上了克拉克的脖子,在他颈后虚握住。异星材质的红披风打在他手腕上,竟然还带有温度,那柔软的触感也不似蝙蝠侠的沉重披风。布鲁斯的指腹勾上了一小截布料,他转着手指把红披风搅得更紧了些,其间克拉克低头看了他一眼,蓝色眸子里印着极远处某座大楼的灯光。

“别。”克拉克吐出一个单字,但那双氪星蓝眼睛里明显还藏着另一句话——有关询问,有关信任,有关请求。

你想问什么?布鲁斯差点就说出口了。克拉克温热的手掌紧贴着他的膝盖,牢牢固定住这只哥谭蝙蝠,他们视线交汇交锋,在看不见的地方互相较劲,最终得出的结论也只有布鲁斯的棕色瞳仁里夹着一抹淡绿。超人在这场争斗里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对布鲁斯说:“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取下我的披风。”

“为何你觉得我对你的披风感兴趣?”布鲁斯反问他,“蝙蝠侠当然有自己的披风。”

“哦,也许,”克拉克沉思了一小会,“现在风很大,也许你会冷。”

他的回答是用右手勾住自己左手手腕,小指抵在克拉克后颈制服露出来的那一小片皮肤上。超人当然像太阳一样温暖,结束这个诡异的对话后布鲁斯坚持僵着头,阻止自己想借力靠在对方肩上的欲望。克拉克重新把目光放向前方,他已经熟知韦恩在哥谭城郊的住宅地址,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循着心跳飞过去,分毫不差,绝对准时。

几分钟后,他首先感知到的是男人的左手从他颈侧滑下来了,接着那只温度偏低的手掌贴到他面颊上——同一时刻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正戳着他的眼角。布鲁斯在此时突然决定要把眼镜还给他。哥谭人单手举着这玩意试图把它扣到超人脸上,后者只好闭上眼睛由着对方来,暗自记录下布鲁斯带有薄茧的指腹所留下的触感。

布鲁斯在折腾好一切后咂了咂嘴,低声评价道:“现在你看起来就像克拉克·肯特。”

透明树脂片后的蓝色晕开了,这头类人的异星怪物朝他龇牙咧嘴的笑,眼睛里也全是笑意。“你要听我说出来?好吧?”他说,“我是克拉克·肯特,也是卡尔-艾尔、氪星最后的儿子以及大都会的超级-人(Super-Man);现在我正带着某位气急败坏的企业家穿过跨海大桥,赶在事情不可挽回前把他送回哥谭城的裙底去。顺带一提,这位先生的名字就叫布鲁斯·韦恩——”

他口中的布鲁斯·韦恩突然昂起头,在嘀咕了一句“上帝啊”后张开嘴,带着上战场的气势狠狠咬上了克拉克。他们嘴唇相碰,舌头纠缠在一起,人类冷冰冰的脸颊被他呼出的热气迅速烘暖了,身后的那只手紧抓着飞扬的红披风。

克拉克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停住了。他飘在空中的姿态如履平地,脚下是被他征服的重力和空气,哥谭人也安靠在他手里,不失狼狈的在唇边发出极细微的抽气声。

“我们谈完了?”克拉克向布鲁斯发问道。

TBC.

本来这只是个一发完的短篇!可是又没把握到节奏!

它的原意是让他们两个上床!!可是他妈的!去床上的路好长!好艰难!